导航菜单

分类:伤感美文

有谁知道鱼的眼泪?

有谁知道鱼的眼泪?

  有谁知道鱼的眼泪呢?是它不会哭泣,还是它懂得隐藏呢?  --题记  鱼儿看起来是那样的快活,一直自由自在的在水里游动。可是,谁知道鱼的眼泪呢?即使鱼儿留下了伤心的泪,谁又能看得到呢?

零度的亲吻,很凉

零度的亲吻,很凉

  孤影常伴灯,你在夜里写字,我在昏黄中布景。风吹皱那烟波浩渺的迷离,也想吹散关于你的记忆。你在红尘打坐,我在紫陌修佛。故事的落点充满悬疑,没有格式的漂移,谁知道会在哪一程遇见最后的归一。黑暗鸢尾是缥...

纵有愁肠无数,引向长月解千愁

纵有愁肠无数,引向长月解千愁

  走在走廊上,不经意间看了一下这新冷的夜空,那一轮皎洁的月光向我倾洒过来,远处的四周只有星火的灯光在一层朦胧的薄雾中时隐时现。耳畔没有半点风的影息在回荡,到了这个季节,也不见了往日里那些一到天黑就发...

一叶红尘,岁月半章

一叶红尘,岁月半章

  一叶红尘,岁月半章  一叶红尘,岁月半章  文/残月  倘若,时光在流淌中不带走岁月的一丝痕迹,那么留下的又是多么美好。

谁与寂寞推杯换盏

谁与寂寞推杯换盏

  红绿灯闪闪烁烁,车辆行人走走停停。她一个人在路旁等待着绿灯,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群,她的心头莫名其妙的涌出一股酸涩的伤感。

秋雨秋心秋寂寥,潺弱秋雨沁透满房心事

秋雨秋心秋寂寥,潺弱秋雨沁透满房心事

  秋雨秋心秋寂寥,潺弱秋雨沁透满房心事,谁知了?耳尖轻触那滴温存,如抚摸它那亘古不变的容颜。流沙指间度年如逝笑魇破灭,唯独余,残留耳尖丝发难忘的清香。花舞霜满天,陨落的花儿,永不会定格最后的刹那。深...

雪花落下思念的痛

雪花落下思念的痛

  置身于雪的世界,看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洁白,飘逸,听雪落的声音,沙沙、沙沙,静静地,仰望着天空,看雪飘落的样子,呼吸着它们的清凉和纯美,感受这一场雪的从容,似梅花飘舞,伸出手,想随意地捕捉几片,...

一句珍重,天涯相送

一句珍重,天涯相送

  时光深处,寻一个角落独处。  那个腊月,我走的无声无息。  将心底的一切翻出,放在太阳底下晒晒,是不是就可以重温一下久违的温暖?可是,现在下雨了。

只想与你一起慢慢变老

只想与你一起慢慢变老

  我时常仰着头看着天空,其实我不过是在找寻一种东西,也许是思念,也许是我凋落的心,也许是我对未来不知所措。

写给那尽头的风

写给那尽头的风

  在那边的尽头刮着很大的风,夹杂的冰冷的温度。在风中卷曲着前行的青年们,裹的严实,露出的只是不被吹打的泛泪的双眼,这泪,有多深。

红尘乱世多情殇

红尘乱世多情殇

  来生来世啊之类的一切誓言,我相信轮回,但我不相信来世,自父母给我生命的那一天起,眼前的这个世界,便是来世,太多事情没有做完,再等着我去做,所以我知道了努力,奋斗着过自己简单的生活和爱着的人。可以说...

雪花落地的瞬间

雪花落地的瞬间

  每一段新的生活都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感觉,也教会我许多东西。我从坚硬的花钢岩,经过雨水的冲刷,阳光的曝晒,劲风的吹刮,变成了平滑的鹅卵石。也学会了在没人角落,独自舔食伤口,抚平创伤。

巧不巧

巧不巧

  巧不巧(508字)  文/宋劲  山村的夜色漆黑一团,静得只闻蛐蛐的鸣叫。苟一蹑手蹑脚潜到一家农舍门前,从窗外望进,只见屋内只亮着一盏小壁灯。这时屋内传出女人的惊叫声:“不,不,别来……”苟一吓了...

左手右手是谁欠了谁的一生

左手右手是谁欠了谁的一生

  如果可以,谁愿说分离。这是左手与右手说的一句话。  当时,右手正侧着脸在阳光下梳长长的发,乌黑的发散落一肩,分外妩媚优雅,她微笑着扭过头看左手说,从今后,你在左边,我在右边,说好不分离。

放下,云淡风清

放下,云淡风清

  看到过这样一张照片,一朵盛开的玫瑰,充满了诱惑,而紧紧握着她的那只手被扎的鲜血淋淋,疼吗?疼!疼也舍不得放手……仅仅一句话,思绪却延伸了很远,真正疼的不是手,而是那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