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分类:名家美文

米兰花

米兰花

在异乡城市的一家麦当劳门口,当我不经意的目光触到它时,心头为之一惊!我惊讶!我激动!那种又惊又激动的感觉,犹如与失去联系多年的老朋友重逢一样。做梦也想不到,时隔二十多年,我还会再见到它,而且是相见于另...

无花果

无花果

小时候见过无花果树,却一直没有吃过无花果。 我不是很喜欢无花果的气味,无论果实还是叶子,都有一股味儿,不是太好闻。

桐花祭

桐花祭

台湾每年四月会有一个桐花祭。桐花到四月会开花,如果你四五月份有机会去台湾的话,会发现高速公路两旁的山上全是白花花的一片,整座山都白了。所有人都会震撼于那片白色。我们说那是美,不是善。是美,好漂亮。现在...

皂角树

皂角树

我小时候生活的烟台三中教师宿舍大院里,有三棵皂角树。 第一次勾起我对皂角树的怀念是1997年,在《迷离夕阳》“皂角树”的一文里,书的作者是我家的邻居赵叔叔,那年我33岁。去年偶读齐鲁晚报登载的《校园里...

葡萄藤下的天空

葡萄藤下的天空

早年读过汪曾祺先生的散文《葡萄月令》,至今仍记忆犹新。原因除了该文的写作手法独特和老先生的文笔超凡之外,还源于我的记忆深处那些与葡萄有关的往事,加深了我对那篇文章的理解和印象。

飞来的鸢尾花

飞来的鸢尾花

两年前,有一天早上我晨练后往家走,忽然一枝不知名的花落到我脚下。我想了想拾了起来,见叶片虽然枯黄,但根茎还算鲜活,就没舍得扔掉,拿回了家。

雨打芭蕉

雨打芭蕉

“应物思感,感物吟志”,雨打芭蕉能够引发画家文人们丰富的感受与情趣。雨打芭蕉是雨景之一,蕴含的情感基本是属于“喜雨、苦雨、爱恋这三种情感模式”,但蕉雨是特定情境中的雨景,情感指向更为明确,主要体现为:...

大蒜的防御战术

大蒜的防御战术

“姊妹七八个,围着柱子坐。大家一分手,衣服就撕破。” 记得小时候不等我念完谜语,嘴快的小伙伴就抢先说出了谜底。

油桐花开

油桐花开

听说潮州意溪镇草岚武成片的油桐花正在怒放,我们几个爱花之人迫不及待,驱车前去观赏胜景。虽说已到五月时节,这里却山风阵阵。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

金银花诗话

金银花诗话

那年到上海参加笔会,跟几位作家朋友逛南京路时,竟在一家茶店里见到了金银花。售货员介绍:“这金银花产自鄂伦春的大兴安岭,纯天然。”我为之一震,大上海有家乡的山产品,怎能不自豪、欢喜。这次来到鄂伦春的县城...

风流蕴藉白兰花

风流蕴藉白兰花

白兰和玉兰同为木兰科的白色香花乔木,但白兰为含笑属,玉兰为木兰属。白兰终年常绿,玉兰冬季落叶。白兰花期较长,由春至秋,最盛是在夏日;玉兰主要在春天开花(先花后叶),花期较短。白兰花小而修长,约一寸大小...

瓦松

瓦松

是间老屋。杂砖码就的院墙斑斑驳驳,三间主屋反倒是很难一见的雅雅青灰,一块块小青砖砌成。老人一个人经年驻守老屋,似乎并不寂寞。淡淡地笑说:“我家的是蟾栀子,大得很,香得很,尽管摘。”蹑足绕过雪色猫咪,塞...

瑞香寂寞开

瑞香寂寞开

春节前,放在楼上的两盆瑞香枝头缀满的花苞静静地开了,香气溢出来,是满满的浓醇。像极了我们所熟悉的某类人,平时在低处,默默地经营着自己喜欢的一份事业,就在人们的忽略中要忘记他的时候,喜讯传来,在不懈的坚...

端午李子甜

端午李子甜

李子开始上市了,看着红艳艳的李子,洗干净捧在手心,好香的味道,这个时候,吃上三两颗,开胃极了。但记忆里最大最甜的的李子,当属外婆给我留的三华李。

富贵竹

富贵竹

与富贵竹结缘已有八年多时间了。那时在原来单位工作,办公室由签约的园艺公司工作人员摆放了什么发财树、君子兰、绿萝等盆景,有人每周来一次护理,或根部浇水,叶子喷水,或松松泥土,整整枝叶,或施施肥料,打打药...

菜籽油

菜籽油

菜籽油是个好东西,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种了,虽然种的面积都比较小。

小小槟榔遍世界

小小槟榔遍世界

来到海南岛的万宁,才知道这里是中国的槟榔之乡。槟榔树成片栽种,玉树临风,与椰子树比肩而立,只不过后者更为高大些。两者同属棕榈科常绿乔木,万宁当地人将修长的槟榔树称为女人树,称椰子树是男人树。

站在肥皂籽树下

站在肥皂籽树下

去年国庆到老家陪母亲过节,母亲告诉我,你小时候种的肥皂籽树有人愿出四千元来买,我对他们说要问问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