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伤感美文 > » 正文

好了。至此,如所有人的愿,老死不相往来了。

好了。至此,如所有人的愿,老死不相往来了。

  西西鱼和肖十年1098

  “为什么要明天?你现在就给他打。开免提。”

  他的语气带着强硬,不容拒绝,我第一次从他的话语里感受到了控制欲。

  这个电话,我必须现在当着他的面来打,才能让他放下内心的猜忌。

  原来啊,他已经不信任我到这种程度了嘛。

  OK啊,打就打,反正我也没干什么亏心事。

  我拿起手机点开拨号键,正想在数字键盘上输电话号码,突然感受到一双灼热的眼睛正死死盯着我,我打了个激灵,瞬间回过神来。

  “忘了他电话号码多少了。好像上次删了之后也没再存他电话。给他打微信语音吧。”我强装作淡定的说道。

  他没说话,算是默许。

  我庆幸我反应快,要是当着他的面直接拨号,我估计他又要摔门而出了。

  能把一个人的手机号码熟记于心,我说我只是记性好,他会相信吗?

  我找到他的微信,上面是一片空白。我特意朝他晃了晃,看吧,微信没联系过。

  “赶紧打,磨磨蹭蹭干嘛。”他催促道。

  真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我发起了语音通话,过了一会,他才接了起来。

  “怎么了?有事?”他冷冷的开口。

  语气满是疏离,我有点怀疑下午给我打钱的那位好心人士压根不是他。

  身边站着个肖十年,他一声不吭,但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毛。

  这种感觉,有点像贪财的老公逼着出轨被逮个现行的老婆给情夫打电话索要“精神损失费”。

  我压低声音,“下午3点多的时候我邮政那张卡收到一笔转账,是你转的吗?”

  屏幕那头顿了顿,低沉冷漠的回道,“对。是我。”

  “为什么?”

  “好心人士匿名捐助。”

  “为什么捐助我啊?我不需要捐助啊。”

  “你不是说交不起学费读不起书吗?我这个人挺乐于助人的,平时也喜欢资助贫困学子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许先森你特么能不吹牛逼好好说话嘛。

  “那我觉得你的钱应该用来资助真正的贫困学子。卡号发我,转回去给你。”

  “留着吧。交学费用。读MBA确实挺费钱的。”

  “如果你真的为我好,替我着想的话,就把卡号发过来给我。”

  他沉默了一会,“好。待会发你。不要就算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挂断了语音。

  我看了看肖十年,“你都听到了吧。等会转回去给他。”

  “跟他说清楚,以后别再给你莫名其妙的转账了。”他命令道。

  “行。你让说什么就说什么,都听你的。”

  过了一会,他发了账号过来,我当着肖十年的面把钱转过去给他了。

  正想回复他“钱转过去了。以后别再给我转了。”,突然冒出一个小红点。卧槽!这拉黑的手速简直了。

  他可能觉得,我绝情得要跟他断绝所有联系,骄傲得不屑接受他的任何好心的帮助吧。

  肖十年看着那个小红点,当着我的面毫不收敛的笑了。

  好了。至此,如所有人的愿,老死不相往来了。

  后来,有一天下午在公司,有几份比较急的文件需要找z总签字。

  到了z总办公室,敲了敲门后推门而入,办公室里没人。z总不在。

  我掏出手机给侯哥打电话。一般大家伙有事找z总都是先找侯哥,不会直接贸然打扰z总,毕竟人家是董事长,架子总是要端一端的。

  侯哥很快接了电话。

  “侯哥啊,z总什么时候回办公室啊?我有份文件着急要找他签字。”

  “很急吗?z总可能要明天才能回公司。”

  “哈?要明天才能回啊。那我惨了。很惨。”

  “对。z总两个小孩都生病了,z总在医院陪小孩呢。今天应该是回不来公司了。明天也不一定。按照行程安排,明天z总要出差,不知道出差前会不会回一趟公司。”

  “出差多久啊?”

  “一个星期左右吧。”

  “那可能不行,等不了那么久。我都快被逼疯了。挺急的。侯哥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拜托拜托帮个忙。”

  “你现在公司吗?我也在公司。z总在珠江新城的那家儿童医院,挺近的。刚好我要过去给他送些文件,你跟我一起过去吧。因为待会我不回公司,没法给你带回来。”

  “我在公司呢。行,我跟你一起过去。你在哪啊?我去找你?”

  “哈哈,你这个电话打得挺及时的。我在楼下停车场呢,正准备走。你下来大厦门口这边等我吧,坐我的车去吧。”

  “好好好。我现在马上下去。”

  揣着一部手机和要签字的文件,我就急匆匆搭电梯下楼了。

  和侯哥一起到了儿童医院,看到了z总和宁姐。两人分别抱着一个孩子,保姆在旁边候着。

  小孩子生病了不吵也不闹,挺乖巧可爱的。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z总和宁姐的小公主小王子。z总能干顾家,宁姐温柔贤惠,儿女伶俐乖巧,是世人羡慕幸福的模样。

  z总粗略看了几眼文件,问了问一些情况,就签了字。

  我和侯哥一起走的。从拥挤的电梯里出来,好像看到了电梯口处一张认识的脸。

  她最先认出的我,朝我笑笑打招呼,“哎。余小姐。”

  我很意外。竟然是她。

  —–未完待续—-

  你可能错过的更文:1097:我该不该收他的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