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经典美文 > » 正文

家乡的浆水菜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离开老家悉数二十年了,这期间偶尔也曾回去,但只是短暂的停留。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常在梦里,但随着远离的脚步逐渐陌生,不论走到哪里,身在何方。每当听到乡音,不由得让人精神振奋,由然产生一种亲切感。哦!那是我乡党――蓝田人啊。不自觉得会攀谈,寒喧几句,无形中拉近了乡党间的距离,甚至在分手时会彼此留下双方的联系方式,以取得他乡再次的联络。

 

  家乡的人不仅亲切,厚道。家乡的山山水水也纯厚朴实,她用甘泉的乳汁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蓝田人,不论你走到哪里,若能吃上家乡的一碗面,一份小吃,那该是多么值得庆幸,愉悦的事。
 

 

  怀念家乡的风土人情,不如说怀念家乡独特的小吃。家乡的小吃举不胜数,biang,biang面、麻食、镜糕、肉夹馍、凉皮、神仙liang粉、搅团、浆水鱼鱼……这些都是我们普通百姓最爱吃,而且耳目祥熟的食物,而我却离她很遥远了。说起浆水鱼鱼,不由得让人想起了我们蓝田人独特泡制的浆水菜,浆水菜,顾名思义,有浆水,也有菜。它的浆水属阴性,可败火止渴,在吃搅团,浆水鱼鱼时可把浆水调成酸辣可口的调料汁,上面漂浮红恹恹的辣子油,看着让人谗流欲滴。说到这浆水菜,应该是我们蓝田人的专利,蓝田人的骄傲。离乡几十载,走过不少地方,城市,而提说浆水菜却没几人知晓,它不同东北的酸白菜,也不是山西萝卜丝秧子盐制的酸菜,更不是雪里红,它的制作很简单,正如它所选制的材料一样不起眼,不被人重视,看似微不足道,但只要你吃上那么一口,就会爱上它,被它的美味所折腰。它谈不上有多酸,吃到嘴里有种滑而爽口,清而不腻,绝对是餐桌上美味的一道佐餐,喝粥时下饭的一道小菜,偶尔也可以做一海碗热气腾腾的酸菜面。

 

  谈及浆水菜,也只能停留在儿时的回忆中。在蓝田,就在这个冬季,家家户户都会泡制一大缸浆水菜,而且满满一缸,一直吃到来年春天方可见底。浆水菜想必是每个蓝田妇女的拿手菜,浆水菜的选料不挑剔,红苕秧子,或萝卜秧都可以。在秋冬,萝卜成熟的季节,萝卜秧弃之可惜,人们便把萝卜秧洗涤干净,控净多余水分,切一寸的段,把水烧开,逐渐放锅里焯一下,取干净的盆盛装,待凉倒入大缸里,然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浆水菜不需要任何的调料,一点油腻也不容许。你可以做一顿手工甜面,面煮熟捞净,把面汤留下待凉,倒入菜缸里。也可以勾制一碗面糊汤水煮熟待凉备用,倒入缸中,(经典美文网)别急,还有一道工序,就是在河道口找一干净的天然石头,清洗干净,晾晒,再把石头放在菜缸里,把菜压实,盖上盖子,防止灰尘的进入,这才算是大功告成,只需耐心等待两三天自然发酵,就可大饱口福了。

 

  浆水菜它不像大鱼大肉,那么惹人喜欢,但它却让蓝田人有种说不出的感情和厚爱。当妇女害喜时,就不由得想美美吃一顿油泼辣子浆水菜,如若自家没有,也会向亲戚,街坊邻居要上那么一大碗,海吃一顿,方可解馋。男人们从地里干活回来,而不是喝一口浓茶或白开水,只见拿着碗从缸里舀上一大碗浆水,“咕噜,咕噜”地喝,咂吧着嘴,直叫痛快,也许就这一碗浆水才能解除劳苦中的疲惫,也许它已溶入了纯朴人的生活中,虽谈不上佳肴美味,但却离不开老百姓的餐桌,离乡儿女的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