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写景美文 > » 正文

白云山涧

  前些日子,生了一场怪病,竟是断断续续拖了月余之久,闹得心情十分灰暗。本来就是常常觉得冷清的人,又不出门,又不做事,直让人萌出生无可恋的念头。好在还有周陪着我,看他十分担心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也是难过,于是提议去旅行。本来想要去华山看日出的,(我好像很需要一些壮丽的景致给自己力量)但是考虑到我病后初愈的身体和听说十分险峻的道路,还是放弃了,决定就近去洛阳白云山一游。

  到洛阳已是傍晚,找好旅馆,吃过晚饭,我提议去王城广场转转。十分开心的是,我们坐的公交车上除去司机竟然只有三个人,我们坐在靠后面的位置,一边看夜景,一边唱歌,心情轻松。古城的人,不知为什么,总给我一种特别气定神闲的感觉,广场上了除了有人跳舞之外,还有那些摇着蒲扇谈天的,围坐一起打牌的,三五成群踢毽子的,以及旁若无人吊嗓子的,真真是热闹。我们四处转了转,看了看烽火戏诸侯以及周公建落邑的版画,读了读四处柱石上的语出《诗经》的诗句,观了观色彩绚烂的音乐喷泉,不敢耽搁,便又坐车回旅馆了,其时不过刚九点,可是万分开心的是,公交车上除了司机,竟然只有我们两个了,真是要手舞足蹈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赶去坐直通白云山的大巴,车费是一人46,差不多和门票一样多,顿时觉得很贵,但是下了车之后,又觉得这46元是值得的,没想到洛阳距离白云山还有那么远,更没想到山路会那样惊险,尤其是司机师傅真是个好手,在那么窄急的盘山弯路上,不但超了一辆辆平时飞快彼时却如蜗牛一样的私家车,更是一路鸣笛把中巴大巴都超了,吓得一车人惊叫不断,对于像我这样连过山车都不敢坐的人,更是连窗帘都不敢拉了,虽然天上白云朵朵,山下树木葱茏,却怎么也不敢看了,还紧紧抓住周的手。他笑说:“你在给我把脉啊,一会儿紧一会儿松的”,我还是闭着眼,不理他。及至下了车,心还在怦怦乱跳。

  按照司机师傅的指示,我们应该先去看九龙瀑布,然后半夜起床登山顶看云海日出,中午坐车返回洛阳,因为只有两班车,我们也决定按照这个路线走。车上的游客大部分都选择了坐车去九龙瀑布停车场,我们选择了步行。我一向以为随大流会少去很多乐趣,也从不愿意要导游,周也深以为然,所以我们沿着全长2500米的芦花谷向深处走去。一路上竟然没有人,我们十分开心,又开始唱起歌来。道路曲曲折折,虽是人为修建,但是因为有山泉淙淙,鸟鸣啾啾,更有奇木野草,走起来也很是舒心。路边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其中有一种黄色的花,长成一串串的样子朝天开着,我叫它朝天黄,周叫它串串黄,后来再碰到没见过的野花,我们就争着为其命名。一路欢歌笑语,经过了黑龙瀑,白龙瀑,青龙谭等景点,并不觉为奇就走到了九龙瀑布。据说这个瀑布落差有103米,岩壁上有九条岩纹,天气比较好的话,还有彩虹,看起来就像九条龙环着彩虹一样。我们俩都不觉得很像,而且因为水势较小,倒还不如白龙瀑看着壮观。但是坐在崖底,凉风习习,一抬头,树叶哗哗哗的落下来,还有暖暖的阳光一起泄下来,真是美极了,舒服极了,如果不是因为这里人比较多,我真想闭上眼睛,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上一口气,但即使不能,坐在这里,也已经是十分的享受了。

  从九龙瀑布回来,我们仍旧选择了步行,因为去的时候是一直往下走,也并不觉得很累,可是折回来就全是上坡路了,而且还有一段比较长的台阶,等走到中心广场的时候,真是又累又饿了。问了几家旅馆,都是客满,心下不免着急起来。后来找到一个家庭旅馆,不知老板是想赚钱,还是看我们可怜,把自己店员的房间收拾了一间给我们住,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是看起来也还干净温暖,我们两个又兴奋起来,高高兴兴的吃了饭,(大概因为不是很出名的景点,饭菜也不贵)就跑出去看篝火晚会。

  篝火晚会据说是每周六周末都有的,我们出去的时候,有一个工人正在堆薪,旁边有游人问是怎样的晚会,工人很憨厚的笑着说:“就是点着大火,几个导游带大家唱唱歌、跳跳舞。”我们两个听了,都很是期待,虽然四肢不敏、五音不全,但是这么好的场景,如此美妙的心情,不跟着大家吼两句,跺几脚,好象很对不起这幽幽的夜空,呼呼的山风一样。正在我们商量着待会儿要手舞足蹈一番的时候,轰隆隆的雷声竟下来了,一抬头,大片大片的乌云涌过来,这山上的云彩跑得也真快,一会儿工夫,竟看不到天了。我们俩看情形不对,赶紧往住处跑,可是雨点已经密密集集的砸下来了,好在住的并不远,周拉着我,急急跑回去以后,衣服也不算太湿,想想有点遗憾,这一场雨下得,篝火晚会肯定是没有的了,可是

  我们两个还是快乐得大笑起来,心情竟是出奇的好。

  回屋没多久,因为电闪雷鸣的关系,山上把电停了,外面那些旅游团正在吃饭,不免闹哄哄的。相比之下,我们住的黑黑的小屋就安静多了,虽然衣服被子都潮潮的,可是还是觉得很温暖,不多会儿,我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六点多。我想完了,日出铁定是看不到了,问周说是半夜醒了的,看我睡得太香沉,又想着刚下过雨,天黑路滑,半夜登山也比较危险,就没有叫我。虽然看不到日出了,我们还是准备爬到玉皇顶去,一是为了看云海,二是登山本身于我就是一种乐趣。因为刚下过雨,空气特别得清新,真是名副其实的森林氧吧了,深深的吸气,再轻轻的吐出来,好象连头脑都清醒不少呢!

  今天的登山路上,不像昨天人那么少了,熙熙攘攘的,于是我们加快了步伐,一路上超越了不少人。登山虽然辛苦,但是感觉很奇特,又是冷又是热的,早晨的山风还是很凉的,可是一直往上爬着,身上就不停的出汗,刚停下一会儿,又觉得凉沁沁的,十分美妙。越往上走,人越少,山雾、云彩也越来越近,真是犹如仙境了。我问周说,看我像不像仙女下凡,他说有那么黑的仙女吗,等我踹了他一脚再问的时候,他就只好连连说像了。玉皇顶海拔有两千多米,但是这段台阶全长是三千米,有一些爬不上来的中途就折回了,但是大部分人像我们一样登上了极顶。上面的地方不是很大,但是站满了人,山雾一直笼罩周身,真觉得自己成仙人了。我和周找了一个台阶坐上去,披上准备的长衫,拿出自带的苹果,一边看云彩,一边大口大口啃起苹果来。(这会儿的仪态又不那么像仙人了)山上的云彩真的好低好低,变化又快,常常是我刚把相机对准它,它竟然攸忽的就沉下去了,刚刚聚成一团,还没调好焦距,竟又飘散去了。害得周一个劲儿怪我不会抓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