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写景美文 > » 正文

千年一望石夫人

  大凡老温岭人,在心头印象最深的,既不是“东方巴黎圣母院”之称的石塘,也不是“虽由人作,宛若天开”的长屿石硐,而是在五龙山上守望了千年的石夫人。她成了这座城市的标志。

  石夫人下一直流传着一段十分凄美的爱情故事。她原是一家石姓的寡妇,带着女儿,靠织布为生。一日,在横湖桥的集市上,认识了黄岩澄江边的石大(陀)人,彼此互相爱慕。当地的族长见石夫人年轻貌美,想娶她做小妾,她宁死不从。族长便带一帮人前来抢亲。石夫人连夜背着女儿,捎上包袱,打伞逃离。她想起石大人,想奔到他那边去。夜雨漫漫,路远迢迢。到了横湖边上的五龙山,雄鸡一啼,天就亮了,再也无法藏身,被追赶的人发现了。石夫人不甘受辱,一头向山崖撞去,顿时变成了一座高大的石峰,凭空凝望。如今若仔细分辨,在山上也能找到她的女儿、包袱、雨伞化成的岩石,当时那个雄鸡鸣叫的村庄,就叫做了鸡鸣村。而黄岩的那个石大人,日日在澄江边上伫足相望,也同样守候成了石头人。原来,这世间,真的有海枯石烂的爱情啊!

  我的老家就在五龙山下。可以说,自小石夫人就看着我长大,无论学习,工作,生活,几乎都不曾离开。不远,不近,她就在那里。我小时去邻村的后应小学读书,每天上学放学,走在路上,一眼就见到高耸的石夫人。我也走,她也走。在后应这边的角度看去,幼时的我在好长时间都将她当成“雷锋叔叔”呢。你看“他”高高屹立,侧脸一个POSE,严肃正经,头戴一顶“军帽”,简直是一尊正义的男神,就差一杆枪了!风雪中,只要看到远处的石夫人还昂然而立,我小小的心中就感觉无限温暖。

  同学们也都住在石夫人脚下。特别是秋高气爽时节,大家放假后常跑到石夫人山上。沿一级级石阶上蹿下跳,去玩游戏,摘杨梅,采枇杷、尝葡萄。偶尔拿上几块番薯,点一簇火,放在石夫人的肩上,烤熟了吃。站在石峰上面,怪石累累,高岩绝壁,视野极为空旷。近处群峰壁立,岩壑幽深;远方阡陌纵横,河如银带,屋若棋盘,满城风光尽收眼底,大有一览众山小的豪气。从肩膀再上去,路愈陡愈狭,最高也只能攀到头颈。几不可仰视。头上巨石全无落脚之处,中有一缝隙,极小,高不可攀,除非能长出翅膀飞上去。

  记得06年有个林姓本地汉子,说是为庆祝国庆,想把国旗插上石夫人顶。他为了完成这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国庆节一大早,雇了4个人,带了绳索,锤子,铁锹,钢筋,水泥墩等工具,捣鼓了一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顶,却因绳子滑落,骑虎难下,在石夫人头顶挨冻了一夜。直至次日,温岭市政府联系调动了直升机才把他救了下来!这则新闻,当时轰动全城,都上了央视。后来,再有个外地人又上了去,也同样下不来。被政府逮住,关了起来。呵呵,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咋出现那么多极限高手?!有那么多勇力,不去爬珠峰实在是可惜了!

  有一首描写石夫人很有名的诗:“巍巍独立向江滨,四畔无人水作邻。绿鬓懒梳千载髻,朱颜不改万年春。雪为腻粉凭风敷,霞作胭脂仗日匀。莫道面前无宝镜,一轮明月照夫人。”原来一直说是宋代当地神童詹会龙写的,温州人又说是王十朋写的,又有人说是元代诗人萨都剌的作品。最后网上有人考证,居然说是大名鼎鼎的白居易所写!真惊呆小伙伴们了!不过温岭人也可别得意,这白大诗人可从未到过太平,他是写给杭州一处的“新妇石”。借来的,终是要还的。还是欣赏一下现今新河人胡文彬先生的一首好诗吧:“水光山色两依依,欲恨还愁对夕晖。一日六时千载泪,寸肠九转百年衣。雁行错落音书杳,身世孤单魂梦飞。瘦骨那堪风露冷,伊人何事不思归?”此情此景,意韵不让古人啊!

  近日再登石夫人,风鬟雾鬓,修颈削肩,瘦骨依旧,高峻依然。特别是在迷雾中,若隐若现,风姿绰约,别有一番风韵。唯令人担心的是,山上的石阶有些残破,亭子也几近荒废。历经千万年的风霜雪雨,她的身子骨已然日益风化,尤其是颈部,一边的泥石竟然坍掉了!真怕有一天,她会轰然倒下。危危乎哉!

  “云南阿诗玛,温岭石夫人”,希望当地政府能真正重视起来,我们家乡人都来伸出双手,来出谋划策,一起守护这尊美丽千年的女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