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经典美文 > » 正文

长篇连载小说《旧国梦》|(66)风和意已春

长篇连载小说《旧国梦》|(66)风和意已春

  民国爱情题材长篇小说《旧国梦》由作者熊依萌授权本号原创连载。之前已推送的章节,可以选择本章正文前的目录点击阅读。

  自序与楔子                   

  第 1章    绵绵女儿心    

  第 2章    沪上贵千金   

  第 3章    相见两不言   

  第 4章    不如不相见   

  第 5章    禅院喜相逢 

  第 6章    游园惊梦人   

  第 7章    戏园赏新戏    

  第 8章    言尽心底事  

  第 9章    月上柳梢头   

  第10章   若能同甘苦    

  第11章   风波又起时    

  第12章   忆青梅竹马    

  第13章   医者赤诚心    

  第14章   秋风扰我心(上)    

  第14章   秋风扰我心(下)    

  第15章   西医妙诊断    

  第16章   莫辩婚姻事  

  第17章   得理不饶人  

  第18章   后宅烦心事  

  第19章   何能话相思  

  第20章   如何过年关

  第21章   无事不登门

  第22章   恨不相逢早    

  第23章   世事多无常

  第24章   天涯沦落人(上)

  第24章   天涯沦落人(下)

  第25章   只恐风波恶  

  第26章   便尘埃落定(上)    

  第26章   便尘埃落定(下)  

  第27章   奈何月儿明  

  第28章   且往大上海  

  第29章   何事扰春风(上)

  第29章   何事扰春风(下)  

  第30章   海上一粒沙

  第31章   叹寄人篱下(上)

  第31章   叹寄人篱下(下)

  第32章   察言观色间  

  第33章   谨小慎微处

  第34章   奈何动情时(上)

  第34章   奈何动情时(下)

  第35章   感情亦难辨(上)

  第35章   感情亦难辨(下)  

  第36章   佳人陪伴时

  第37章   人心多难测(上)

  第37章   人心多难测(下)

  第38章   洋场初见欢(上)

  第38章   洋场初见欢(下)

  第39章   变化多端时(上)

  第39章   变化多端时(下)

  第40章   世界共此时(上)

  第41章   世界共此时(下)

  第42章    百感交集时(上)

  第43章    百感交集时(下)

  第44章    患难见人心

  第45章    初见名洋场

  第46章    另眼看世界

  第47章    人杰大抱负

  第48章    沪上正飘雪

  第49章    亭亭玉殿春(上)

  第50章    亭亭玉殿春(下)

  第51章    金陵又海棠

  第52章    三月雨潺潺

  第53章   小荷露尖角

  第54章   不关风与月

  第55章   疏影水清浅

  第56章   应是故人来

  第57章   磐石无转移

  第58章   将心向明月

  第59章  月绽浮云里

  第60章  沉沉未须臾

  第61章  冰壶玉界上

  第62章  安知燕雀志

  第63章  岁月不待人(一)

  第63章  岁月不待人(二)

  第64章  月明人尽望

  第65章  但愿人长久

  (65)

  风和意已春

  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

  寒冬料峭,所幸刘家老太太在一众孙儿的陪伴和轮流照料下,一身无虞。这一闹,也算是收获颇多,顶头的便是刘家二老爷和二太太定下规矩,每月必从香港飞到上海,再转火车转汽车到陈墓刘家老宅;而上海的这些个孩子们,也时时结伴来老家探望祖母,一呆总是几日,刘老太太的身边多了些年轻气息,感觉周身年轻许多。

  这日几个年轻人还聚在祖母房里陪祖母吃早饭。

  芮香在桌前忙活着,鲜虾小笼便放在三少爷面前,鲜鸡汤浇头的细面要给大少爷多盛一碗,牛奶、牛角包、黄油便放在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手边上,甜豆花和枣糕是顾小姐最爱的。

  老太太乐呵着道,“你们常常来看看我,我也高兴呀。”

  爱玲笑道,“祖母开心,我们便再常来些。”

  文璟也道,“原先不常回来,倒不晓得姑苏人家,好不惬意。前日去爱玲家在吴县的园子,景致别出心裁,夜游更是别有一番滋味。等过了冬,开了春,阿奶也去赏赏花伐?”

  刘老太太笑道,“那园子我年轻时原去过的,那些奇珍怪石不晓得可是大动了?”

  “祖母记忆力真好,听闻,我很小的时候,我祖父刚买那处园子时,确实重修过景致。祖母如何去过?莫非我和文璟也是青梅竹马?”

  “便也算是吧。你祖父与他们阿公,原是同僚,约莫有两三年伐,都在一起做事情,走得近,后你祖父到广州去了,往来便少些,再往后啊,二小子拍电报回来说是跟贝家的姑娘定亲了,你们父亲稍一打听,便知道是元和贝家的小孙女了。”

  爱玲恍然大悟,“哎哟,原来还有这么一段缘分,祖母,这太!”

  芮香笑呵呵道,“要么怎么说,孙悟空逃不过如来佛的手掌心呢。”

  刘老太太又对芮香道,“你别忙活了,带着她们几个小姐妹下去吃饭伐。”

  芮香点点头,又给老太太续了半碗燕窝粥,便带了还在外间服侍的几个小丫头出了房门;每日早饭,老太太极少放芮香先去吃饭,众人疑狐地看看祖母,只听老太太道,“你们的芮香姐,跟着我也有十几年了,她小时候,原是她娘伺候我,她娘命苦,走得早,只留下这么个可心的孩子,你们都叫她姐姐,她其实比三小子还小两岁呢。原是这么说,可这岁数的大姑娘,也该找个好人家。可都怪我这老婆子,天天拴着她屋前屋后地忙活着,竞没让她能有机会认识知心的人。”

  爱玲想,老祖母这是要闹哪出?不要像安排文琮和婉凝一样乱点鸳鸯谱到文璟身上才好,这样的戏文,她也是听母亲讲起过的。

  文琦更像是世外之人,家里还有个让人不省心的锦里,想来祖母如何也安排不到自己头上的。

  文琮在看邮局一大早送来的《申报》、《新民丛报》和梁生给他拍的电报,碗里的粥,也有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送,婉凝却细心一些,还时不时给他加一些腊八粥。

  “我一个老婆子,只得请媒婆给芮香寻着门当户对的,可不曾想,人家说芮香是刘府的大龄丫头,难寻如意郎君,昨日,那媒婆仍是这么说,可被我赶出门去了。我今日也要对你们说,芮香以后便是我罗氏的亲外孙女,刘府的表姑娘,你们的表妹了。”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爱玲反应最快,笑道,“好事呀。个么表妹的婚事,我们也会上心的。”

  “早就有婉凝这么一个可心的姑娘,现在又多了个爱玲。”老太太笑道,“婉儿时时给我读些新报纸,也说起现在不时兴丫鬟婆子、主仆之分,都要一视同仁。琦儿啊,打今天中午开始,你便也叫你房里那位来这里吃午饭,如今她比静怡跑得勤,天天躲在房里自己吃饭由什么意思?”

  文琦愣愣地点点头,猜不透祖母今日算是哪出,还是文琮表扬老太太道,“原以为婉妹最近这些日子时髦不少,竞不想,都带着阿奶进步了。”

  “你婉妹大小带着的婷芳不也是早早得放出去做事,我听说都是洋诊所里的护士啦?前阵子,我到洋诊所照片子,那些护士真是能干哩。”

  说曹操曹操到,婷芳风尘仆仆地由芮香领着从外间走进来,先对老太太,“老太太,打扰了。”

  “才说起你这小妮子,你倒像从地理变出来地。”

  芮香笑道,“婷芳丫头才从吴县过来,说是要接了婉凝小姐一道回上海去。”

  “原不想这么风风火火地叨扰老太太,只是眼看着年下了,诊所事情多,我们姑娘救扶的巷子里的人年下更不好过,诊所年关也要总结、营收,赵医生希望我们姑娘早些回程。”

  老太太瞥了瞥刚把电报收好的文琮,才笑道,“诊所竞这样忙,倒都催到我这老婆子的房里来。”

  婉凝赔笑道,“阿奶,婷芳性子急,您又不是今日才知道,;偏偏又是最没计划的,想来是前日赵医生便托了她回来寻我,她又在吴县父母家耽误了时间,才至于现在慌慌张张得没规矩。”

  文璟会心一笑,婉凝的兰心蕙质,怎么文琮偏是装作看不到呢?

  “我吃了早饭,给阿奶读完报纸,再启程吧。”

  文琮道,“那时候回去,哪有火车,我开车带你们回去罢。”

  老太太这才笑着点点头。

  爱玲又补充道,“你们说的巷子里的人的事,我们杂志社也有所耳闻,眼看就到年下了,睡在石板路上如何过冬呢?前几个月,杂志社的同仁也诸多奔走,我们也想办一个济困社,位置便在司克特路25号,到时候你们兄弟便也要资助资助噢。”

  老太太点点头,“这个好,若是爱玲和婉儿要去做,我也支持些银两。”

  两人给老太太独完报,从老太太房里出来,文琮才对婉凝道,“你知道阿奶不愿意听你和景然哥开诊所的事,也要提醒婷芳。”

  婉凝低头笑笑不讲话,只顾往牵头走。

  文琮摸摸后脑勺,又觉得自己无聊,便大步流星地追上婉凝,“去收拾东西罢,半小时后出发,我在门口等你。”

  文琮近来更愿意陪着婉凝办事情,毋宁说,他近来对与赵景然相关的事更敏感些。车子开回上海刘宅已是下午,婉凝将箱子放上楼,也来不及吃上饭,换了身更轻便的衣服,便要出门,文琮不过洗了脸,就等在客厅,只等她下楼,继续做她的免费司机。

  “婉妹不吃些东西再走?”

  “不了,原是我记错了,今日是诊所总结会议的日子,缺席不得。”

  “这么着急的事情,我带你去罢,外面黄包车的人腿总跑不过汽车。”

  “好。”婉凝也不拒绝,只带了婷芳速速上车。

  景然与婉凝合开的中西医诊所规模日渐扩大,所有员工加起来,也有四五十人,婉凝虽只是技术合伙,却被众人恭敬着叫一声“顾老板”,婷芳心想,“幸好没大家没叫赵医生老板,叫婉凝老板娘,不然,文琮非要气得背过气了。

  “顾老板,您来了。“

  婉凝与同事一一点头,才对景然道,“我来晚了,抱歉。“

  “刚刚好,马上要派年底红包了。”景然对文琮温和地点头笑笑,又对婉凝道,“大家仿佛更希望顾医生给派红包。”

  婷芳从里间拿出一个棕色木质的盘子,盘子里放着许多红底金色花的红包,文琮仔细看那花纹,竟是狼毫细笔描金的小金猴。

  明年是农历壬申猴年,这是要讨个好彩头,文琮一看这功底,便知是婉凝描的了,四五十只红包,也着实费力气。她总是这样,愿意为了身边的人,花时间、花精力、花心思。

  等把众人的红包派完,众人先往新亚大酒店准备吃晚宴,景然才给婉凝也派了红包,“今年着实辛苦你,明年我们合伙之事,等你有空之时,再深聊。”

  婉凝点头道,“等合适时机罢。你和婷芳先去新亚酒店,我送了三哥便来。”

  “文琮也一起过来罢。”景然笑道。

  “赵医生,我们先走罢。”婷芳会意着要带景然先撤场。

  等二人走远了,两人回到车上后,婉凝才道,“走罢,我们先去先施百货。”

  “去那里为何?”

  “赚钱了呀,给哥哥买块手表当新年礼物。”

  文琮傻笑道,“这么好?那我也给婉妹买个新年礼物。 买串珍珠项链好不好,我看远东兄前几日也给嫂子买这个。”

  “若哥哥真想送我,便也送我一块手表罢。”

  “女孩子怎么喜欢手表,不喜欢首饰嘛。”

  “手表能时时提醒守时、守诺,还能快速知晓时间,把握时间。”

作者简介

  熊依萌 译者/心理咨询师/小故事痴迷者/民国建筑爱好者,连载《旧国梦》、《依依的婚事》、《与子同谋》三篇;有民国历史考据癖,倾慕民国大师风骨,喜写民国人物故事。爱《旧国梦》的小哥哥小姐姐,欢迎来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