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写景美文 > » 正文

杨 开|山村春早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此时节,惊蛰节气到,天上的春雷惊醒了蛰居的动物。家乡山村,春日融融,春暖花开。田家的清闲日子到了头,春耕开始了。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惊蛰时节,山村的农人,就谋划一年的农耕大事了。山梁上变成了一幅热烈春耕的图画,牛走出了牛栏,肩负春耕的重任,走进田间。看,一头头浑身乌黑,膘肥肉满,屁股圆得像箩筐,四腿粗得像柱头的水牛。在主人的吆喝声里,拖着犁耙踽踽而行,湿润而松散的泥土,带着冬天雪水浸润过的气息袒露出来。赶牛耕田的鞭子在空中响着,山谷中震起一阵阵回声。
 
人勤春来早。家乡的农人在犁耙耕地、沤田,忙着整理秧田,早稻播种。那一天,我父亲在秧地上播种,泥土里传出凉丝丝的温暖,他的毛孔和泥土接在一起,感到非常的舒适。他使每次流出的种子,都是那样的均匀,那么样的妥贴。如同一个被娇宠的小孩子,在同情与赞美之中,仔细地、赶快地完结了手上的工作,好马上跑到慈母的怀里,接受那份应得的爱抚一般。他在每次掩土在稻种上面的时候,都是那么小心,那么敏捷。不使土掩得太多,免得秧苗拱不出来,在土底下腐烂了,又使土掩得太少,让种子在风头里爆干了。农谚话;“春分满地匀。”那时候,家乡的春色浓浓,布谷催播,劳燕护耕,黄阡紫陌之上,农人把古老的土地犁开一条条垅沟,整理成一块块平整如方砖的秧圃,撒下稻谷的种子。风淡雨润,绿茵遍野,秧圃上秧苗破土而出。
 
正是草长花开的季节。时光过去十几天,那棋盘格格似的秧圃,秧苗都长得青青翠翠,挤挤簇簇。远处看,很像是平平整整地堆放了一叠绿毯。近处看,更是水滴滴,绿汪汪,嫩嫩生生,又肥又壮。谁见了都会眼前一亮,心里一惊。那时的我走进田野,那东西也实在叫人百看不厌呀!
 
插秧农忙时节。清明时节雨纷纷。家乡的水稻插秧农忙季节,是清明前完成抢插任务。那时农忙,男女老少齐上阵,抢时间,争速度,早出晚归,奋战在春插第一线,农人忙得没有一分一秒的空闲。我母亲是插秧能手。每每插秧,只见她右手轻轻一捻,左手在水里一点,一小蔸秧便浅浅插进了泥里,又一抬手,带起一串水花儿……她就是这样轻轻捻,轻轻点,轻轻捻,轻轻点,插到左边,右腿在前,左腿后退。插到右边,左腿在前,右腿后退。灵活而有节奏的动作,“哗啦,哗啦”有韵律的清脆点水声……刹那间,眼前就出现一片整齐的秧苗。株对株,行对行,微风吹来,秧苗轻轻摆动,亲昵地吻着泛起涟漪的清凉的水。那后来,我跟着母亲学,学会了插秧。
 
一分辛劳,一分收获。家乡山村,稻子一天天走向成熟,村庄的空气里弥漫着稻香!
 
农人的心底里有着劳动光荣的坚强信念,在春天里,书写着奋斗的乐章!
 
本期编辑:王韬(遥望五峰)

上一篇


下一篇